日本这家咖啡店,用「百元咖啡」拴住社区长辈的心

2020-07-14  阅读 775 次 作者:

文/图:李宜芸/和乐、和理、李宜芸

提到咖啡店,你心中出现的轮廓是什幺?是留着鬍子、神情酷酷的老闆拉着花?或者是摆设简约文青又时尚的咖啡店里头聚集聊着天、拿着笔电工作的年轻人?

在日本神户市的巷弄间,一户看起来像是民宅的外头,写着「暮らしの保健室(生活保健室)」,走进客厅,阳光从一旁的落地窗洒落,两旁放满书,另一端是开放式厨房,中间摆着两张大桌子、十张椅子,这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,也是「なごみカフェ」,意思是「和谐咖啡店」,一个很难用台湾既有的制度来定义的「咖啡店」。

「なごみカフェ (nagomikafe)」是由居家护理师松本京子女士成立的NPO组织「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 (编注:ホムホスピス即home hospice,余尚儒医师译作:共生之家,共同生活到最后的家)」与屋主黒田しづえ女士一同经营。

黒田过去是护理师、有照顾专员的证照,也曾在附近大学教授社会福利相关课程。两年前,黒田将自己的家提供出来,与好朋友松本开始了这个完全由社区自发、超越所有体制的小革命——在社区提供一个共同空间,让邻居互助共老。

黑田回想,这栋房子是她结婚时与先生购买的房子,当时就将厨房设计在客厅醒目处,「因为厨房是『家』提供温度的地方,是家的中心。」不过因为先生是长子,与婆婆同住,时常有亲戚往来,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不只是她的家,是「大家」的家,而她是负责管理的人。而黑田也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学姊那吸收到美国开放、公共的观念,思考着房子的使用方式也可以更开放多元,索性在婆婆与丈夫去世多年后,开了这家なごみカフェ,让社区长辈随时进来聚会聊天。

经历过1995年阪神大地震,接着投入社区推动home hospice二十多年的松本也因为体认到,「解决老化问题不能只在临终阶段做,而是在更前面就要开始介入协助。」

日本这家咖啡店,用「百元咖啡」拴住社区长辈的心 Photo Credit: 和乐、和理、李宜芸
台湾在宅医疗学会拜访位于日本神户、由黑田女士(右二)与松本京子女士(后中)开设的「和谐咖啡店なごみカフェ」

所以两人选择咖啡厅,是因为认为照顾是生活日常的事情,家里只要有空间、有厨房就可以做;而咖啡厅在体制外,能在发现居民需求时马上补足,不用受限于制度的规範。「如果是保健室好像就要有护理师,让人觉得不是谁想进来就能进来,但是咖啡厅是什幺人都可以进来的。」松本说。

なごみカフェ一週固定开放三天,开放时间是10:00-16:00,这段时间欢迎社区长辈来喝咖啡、吃个小点心,不管你续了多少杯咖啡、吃了多少小点心,均一价只收一百日圆。

咖啡店开幕后,吸引了住在附近高龄长辈、独居老人、癌症患者等,有时在附近工作的居家护理师(今天还带着实习护理师)、居家护理所工作的事务员也会特地来一起用餐、闲聊。目前咖啡店最常来的客人有8-18人,一个月约莫服务80-100多人次,每个月大约增加十个新面孔,「新面孔多半是常客在路上走一走碰到朋友,就会拉着他进来,」松本笑说。甚至,なごみカフェ还提供「临托服务」,如果附近的居民因为临时有事,无法照顾家中的长辈,松本与黑田就会去接长辈来「喝咖啡」。

用妈妈味道的咖哩圈起社区

中午刚到,社区的长辈们陆陆续续进来。「午安,哎呀今天人真多!」每个刚进来的长辈都眨眨眼看着这群从台湾来的陌生面孔。今天是なごみカフェ一个月两次的「咖哩饭日」,咖啡店只有这两天有供餐,一份五百日圆,想吃的居民需要事先预约。做咖哩不为别的,因为「长辈都喜欢吃,但是每次做咖哩都需要煮一大锅,独居长辈吃不完,再怎幺喜欢也无法煮,所以我们就做咖哩。」黑田说。

用咖哩吸引长辈,只有妈妈想得出来。黒田しづえ,就像是你我的母亲一样,打扮穿着素净,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,脸上永远挂着温暖的笑容。不一会儿就端上了一道道家庭风味的咖哩跟马铃薯沙拉,吃完后趁你不注意收好了桌子,然后眼前又哗啦变出咖啡跟手作的蓝莓优格。还没结束,当你还在享受优格在嘴里酸甜余韵、觉得这真是好的结尾时,黑田妈妈又瞬间泡好了日本绿茶。

日本这家咖啡店,用「百元咖啡」拴住社区长辈的心 Photo Credit: 和乐、和理、李宜芸
今天是咖哩日,聚集许多社区的居民,来来去去约有15人来吃咖哩,饭后大家闲聊喝咖啡

不只有家常的咖哩或咖啡、茶点,なごみカフェ每个月会找一天举办「电影鉴赏」活动,另一天会邀请医师来做「癌沙龙」,在房内提供社区居民一对一谘询,客厅则有物理治疗师带体操。是的,只要一百日圆的咖啡钱。说到这,松本突然邀约今天一同用餐的长辈,「没有癌症也可以来癌沙龙喔,跟医师聊聊天,尤其妳腰痛,可以来问问治疗师要做哪些复健。」

用餐时,有长辈谈起她三十年前曾到台湾太鲁阁一游,一会目光又转到刚进来、满头大汗的长辈身上,她说:「我的腰闪到,脱衣服不方便」不久后,另一位长辈吃饱了要起身离开,「我的大腿刚骨折复原,等等要去医院复健。」咖啡店客人来来去去,大家有元气地打招呼:「午安!诶好久不见,很久没来呦!」然后熟练地找空位坐下,分享近况、享用咖哩。

长辈分享,在咖啡店开幕前,虽然彼此住在附近,却从来都不认识,「有这个空间后超级棒,女性独居后,很需要这样的空间能够聊聊天、交换资讯。」居民来到这里会分享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,也因为松本、黑田护理师的背景,能适时提供好的建议,让居民觉得,有护理师真好!

生活比医疗更重要

但松本也强调,经营者若非医疗人员也很好,可以从更生活的角度来看事情,「老化不只是医疗问题,医疗可以协助一些,但更重要的是,支援他们的生活,让他们有活力的活下去。」黑田也补充她的观察,「经营空间后,很多问题不是医疗问题,是社会福祉的问题。」甚至,咖啡厅也为社区居民启蒙,原来死亡不只是只有在医院的选项,还能在家、在熟悉的社区好好走完最后一程。

日本这家咖啡店,用「百元咖啡」拴住社区长辈的心 Photo Credit: 和乐、和理、李宜芸
椅子上细緻的编织,是咖啡店常客、一位已经96岁的奶奶一针针打出来的。不过,不是在咖啡店做手工艺,黒田しづえ说:「她都在家里打,因为她说『若在这里打,就无法好好跟其他人聊天了。』」

今年四月,なごみカフェ迈入第三年,松本与黑田女士接下来的目标是,让社区居民互相认识、建立关係,发展出互助模式,不再只依赖なごみカフェ,开始彼此联络。「 因为日本人年轻人愈来越少,也不能只依赖专业者,老人之间要能互助,才能继续生活在社区嘛。」松本说。

这个一个礼拜只开放三天的咖啡厅,让整个社区恢复了活力。今天来用餐的长辈们一看就知道是悉心打扮,画着淡妆、擦着口红。松本女士偷偷透露,她们都是独居老人,也都80岁了,「真的是看不出来!」大家惊叹着。

是呀,女人到了80岁还是爱美。松本说,如果独居老人只待在家的话,只会很被动地看电视,一整天讲不到几句话,但有了这个空间,来之前她要换衣服、要化妆,到咖啡厅要互动、要动脑、还要会笑,更练到脸部肌肉,「这是重要的生活,是医疗做不到的。 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